目睹队友断腿什么感受王永珀:球都踢不下去了

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在《中超吐口秀》节目中,足球记者孙雷与杨昊、王新欣和王永珀相谈甚欢,尤其是王永珀谈到自己滑跪庆祝误伤自己更是引起一片笑声,但笑声过后,谈到足球运动员受伤以及心理重建等话题时显得非常严肃,王永珀直言球员是吃青春饭,还是少受伤为好。

王永珀脚趾骨折,不过目前伤势恢复良好,已经开始进行恢复性训练了,他在节目中也谈到了自己的伤势,“受伤是在大脚趾旁边吧,骨折了,训练的时候被踩了一下,忘了谁踩的。”当王永珀说自己忘了谁踩的,也引起现场嘉宾一片笑声,而对于王永珀谈到受伤表示自己越来越疼,到最后受不了了,王新欣调侃道:“这让他说的跟羊水破的,到最后都受不了,只能去医院了。”

尽管因为这次脚趾受伤很疼,但王永珀头透露,这并非是自己生涯经历的最严重伤病,在节目中回忆起“滑跪受伤”的往事,“我受最严重伤是交叉韧带断过,2008赛季跟北京国安嘛,我们以前就鲁能主场跟北京,这个事我从来没说过,确实挺搞笑的,那场比赛我踢的有点差你知道吗,踢得不好,结果我进了一个球,来了一个滑跪,自己给自己跪那儿了,我站起来试了试,咬着牙就装作没事儿,接着踢,踢完之后就一直站在边上你知道吗,也不敢接球了,结果中场休息了,也不敢说啊,我就说腿有点疼。我问大夫,大夫将我腿整个打了绷带,打起来以后,下半场我们发球,我不踢前腰嘛,然后传给我的球,我就往后一传,我就感觉这个腿怎么出去了,怎么腿不对了,然后就跟教练说不行了,就下来了。”

“就是一直都这个事儿跟朋友开玩笑说行,但一直都以为我是比赛时候断的,其实就是滑跪时候断的。滑跪时有很多人过来,那会儿就觉得断了,但是因为当时说实话就是韧带断了,感觉无法踢球了,当时有关节镜了,就是不需要将膝盖打开了,再早以前的话,将膝盖打开就不行了,当时是从后面去的肌腱。”王永珀还无奈表示,手术完最难受的事情就是无法尿尿,你有感觉想尿使不上劲,能尿上两滴就很舒服了。

而谈到受伤话题,尽管王永珀的滑跪庆祝误伤自己引起其余几位嘉宾笑声,但王永珀坦言受伤挺可怕的,“我见过最严重受伤是张弛那次,太吓人了,跟四川吧,然后一个球,苑维玮往中间一顶,然后我就看着他跑过来,往外一撩,撩在那个腿上了,他倒下的时候还没注意,他这样把腿一抱的时候,我离得两米都没有,直接就是掉下来了,我一看太吓人了,看完之后我那场球都踢不了,就是你怎么踢啊,太吓人了。”

2011赛季中超联赛张弛“断腿事件”也引起巨大关注,在鲁能对阵成都谢菲联的比赛中,张弛被对方球员撞断了腿,左腿腓骨和胫骨全部骨折,伤情十分严重,王永珀节目中讲述张弛当年断腿时也是表情十分凝重。

而几位嘉宾又聊到了班古拉被吕刚的钉鞋踢中了眼球,一只眼睛从此失明,而王新欣也是表情严肃地说道:“吕刚跟我讲,一个月都睡不着觉,而且当时不是故意的,那个球就在这。”而王永珀也认为在球场上踢球,没有谁去故意要伤害谁,你想故意去把人家眼睛踢破,那该有多难,踢球有时候没办法。

2017年王永珀转会到天津权健队,有趣的是,在节目中有一个“正问反答”的小游戏,对于自己踢球是否像鲁尼,王永珀回答像,而当被问道自己和帕托谁帅,王永珀说是自己帅,现场也是笑声一片。

而对于为何在微博上老骂帕托,王永珀说道:“开玩笑嘛,其实你想想一个老外来到中国的话,如果会中文肯定要先会骂人的,你好谢谢之外除外,就是骂人的,就是好玩嘛。”

伤病对于足球运动员几乎是家常便饭,而在节目中这几位绿茵名将也谈到了痛苦的养伤经历,杨昊表示特别佩服自己,“康复是最难的,刚做完那个掰角度,太疼了,我现在还差一点,拆了石膏让你去,慢慢地做角度什么的,慢慢往回压腿压腿,生就给你往下掰。”王永珀表示这不算什么,最痛苦的是跪,“拿一个垫子垫在里面,然后一点点地撤,然后撤完之后,你屁股能到脚的时候,就受不了,就像被人捅了两刀,死的心都有,太疼了,真是那样。”

杨昊又给大家“科普”了康复知识,“就是做完手术之后,打完石膏之后,做完手术,腿是直的,你里面什么都是粘连的,你必须将所有东西都撑开了。我左腿受伤没做手术,打了两个月石膏,从大腿根打到脚趾头,第二个月就是把脚趾头打到脚腕子,完了第三个月就戴了一个支具,拆了石膏自己哭了,跟狼腿似的,太细了,自己看到都害怕。”一旁的王新欣打了一个比喻来形容队员受伤后经历的痛苦,“女的不爱美嘛,就是毁容之后的感觉,正在恢复缠一脸纱布,受伤的那种感觉。”杨昊说到当时经历时也是感慨万千,而王永珀说道:“就是好腿,给你打一个月石膏,你也不能一下子弯回来,就这种。”

王永珀也提到了于海,“于海,于海断了多少次,他两个腿,你想于海确实在国家队吃饭的时候都要冰着腿,因为他两个腿膝盖都做过手术,而且做过不止一次,我见过他跪的时候,他肯定是跪不下的,他现在不需要跪了,但他伤病到现在一直都没好,太能咬牙了,真的。”而杨昊说道:“都说打封闭上场,其实在欧洲根本是不可能的,对运动员伤害太大了,你打完封闭全都说麻的,韧带和骨头都会变脆,所以你受伤概率很大,受咬牙精神,其实不科学。”

对于球员而言,受伤之后不仅要面临身体康复,还要面临心理重建,王永珀对此说道:“这个心理吧,王永珀只能时间长了,刚开始肯定会有心理问题,但真到场上谁都考虑不到那些,想腿有伤,那几秒钟肯定会上。”杨昊回应道:“随着你年龄增长,你20岁和30岁心理肯定不一样,你20岁觉得没事,在场上冲啊,你30岁多多少少会想如果球来了怎么办?”

王永珀也感慨球员是吃青春饭的,要避免受伤,“就看那个障碍多少时间跨过去,凯因茨如果跨不过去可能一直害怕,如果你跨不过去,大家都知道,你现在心里有障碍,就谁也不会用你啊,谁敢用你啊,毕竟都是青春饭,你就踢球你能踢到多大,你踢完以后还有以后生活,从小过着集体生活,你退役后到了社会重新开始,确实我觉得就是珍惜现在,还是少受伤,让自己保持多踢几年。”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utahweaponspermit.com/,凯因茨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